纯净凛冽伏特加

2020/07 29 11:28
纯净凛冽伏特加

发源于俄罗斯的伏特加(Vodka),由俄语的「水」(Voda)转化而成,这种无色无味却是高酒精浓度的白色烈酒,也名副其实地成为俄罗斯人如水一般不可或缺的国民酒款。如今伏特加从寒冷的北国风行到全世界,从调酒到纯饮,它外冷内热的个性,成为烈酒中独特的一支。

撰文 蒋德谊 摄影 何经泰 文编 苏子惠 设计 吴佩玲

 

伏特加的原料主要有麦、马铃薯或玉米等几种穀类,经发酵后蒸馏而成。由于传统上伏特加大多没有太丰富的香气,或甜、酸、苦等口味特徵,若用绘画来比喻,就像是一块空白的画布,能称职地显出各种颜色。因而在调酒的运用上,成为一款不盖过其他配料风味的理想基酒,也能适应各种组合搭配。

以伏特加为底製作的调酒不胜枚举,其中不乏为大众所熟知的经典款,像是螺丝起子、血腥玛丽、Vodka Lime、B52等等,许多人从调酒开始认识伏特加,伏特加也可说是调酒师的好伙伴。

 

纯净凛冽伏特加

3个臭皮匠的创意结晶 莫斯科骡子(Moscow Mule)

这款调酒约发明于1940年代的美国,据说当时有3位分别是卖铜杯、姜汁啤酒和伏特加的商人在酒吧聚会,抱怨自己的产品总是销路不佳,其中卖伏特加的Jack Morgan灵机一动:何不把这些东西统统加在一起呢?Moscow Mule便于焉诞生,并且在1950年代大为流行。也因此这款调酒一定会以铜杯盛装,反映这则有趣的典故。而之所以命名为「骡子」,则是因为牠以后脚跟外踢的习性,藉以暗示这款鸡尾酒的酒精浓度偏高,而且后劲强烈。

搭配伏特加:Ketel One

这款产自荷兰的伏特加,由100%小麦小批量蒸馏製成,属于较Dry(辛辣)的经典款风味,十分适于製作Moscow Mule一类偏硬派的调酒。它另一特色是微微带有茴香、胡椒以及柑橘类香气,恰巧和莱姆、姜汁等素材相互呼应。

材料:
Ketel One 60ml
莱姆汁15ml
姜汁糖浆10ml
姜汁啤酒90ml
苦精少许
杯饰:莱姆片

 

纯净凛冽伏特加

红粉女郎的最爱 柯梦波丹(Cosmopolitan)

这款带着粉嫩色调,广受女性喜爱的经典调酒发明年代约在1970至1980年左右,关于它的由来众说纷纭,现今最广为流传的版本,则是由调酒师Toby Cecchini于1987年在曼哈顿所确立。而真正让Cosmopolitan大红大紫的,则因为在影集《慾望城市》中,它是剧中女主角凯莉最爱的一款调酒。

Cosmopolitan配方包含伏特加、君度橙酒以及莱姆和蔓越莓汁,并加上twist(点火)过后的橙皮,因此口感清爽微甜,是一款能够轻鬆品饮的调酒。

 

搭配伏特加:Cîroc与Ketel One混搭

法国Cîroc是少数以葡萄为原料製成的伏特加。选用莫札克(Mauzac)与白维尼(Ugni Blanc)两种白葡萄,以冷压、冷发酵、冷储藏製作,风味纤细,带有显着的苹果、葡萄与柑橘类果香,除调酒外也相当适合纯饮。为补足酒体强度,以2:1比例融合两款伏特加,使风味更为均衡。


材料:
Cîroc 30ml 
Ketel One 15ml
君度橙酒10ml
莱姆汁10ml
浓缩糖浆5ml 
蔓越莓汁10ml
杯饰:火烧橙皮

 

纯净凛冽伏特加

绅士的经典 伏特加马丁尼(Vodka Martini)

由琴酒与苦艾酒所混合成的马丁尼,因为007系列电影主角詹姆士庞德而成为充满性感男人味的一款经典调酒。然而琴酒特有的杜松子与类药草气味不一定人人喜爱,因此将琴酒换成伏特加的Vodka Martini,就在1990年代后逐渐广泛流行起来。

和所有的马丁尼一样,虽然仅以两种酒混合而成,但如何拿捏搅拌程度,不至于使冰块过度融解,又能充分融合酒体,全看调酒师功力的展现。一杯成功的马丁尼酒液必须如带有丝般的稠滑感,同时也是最能表现伏特加自身风味的一款调酒。

 

搭配伏特加:Grey Goose 

同样来自法国的灰雁(Grey Goose)伏特加,其特色是以经石灰岩过滤的山泉水,与La Beauce产区优质小麦精製,经过5次蒸馏萃取而成,质地纯净、口感圆润,并带有些许如奶油、杏仁般香气。

材料:
Grey Goose 70ml
Noilly Prat Original 
Dry苦艾酒10ml
杯饰:腌橄榄

 

 

示範协力/EAST END

隶属台北市东区设计旅店HOTEL  PROVERBS  TAIPEI赋乐旅居的「EAST  END」酒吧,与日本世界级调酒大师上野秀嗣(Hidetsugu Ueno)全球独家合作,每季都会亲自来台为EAST END的调酒师团队进行教育训练并调整酒单。

地址:台北市大安区大安路一段56号3楼
电话:0903-531851
营业时间:周日∼周四14:00∼01:00
     周五∼周六14:00∼02:00

 

 

 

 

 

本文出处